洬茗今天也想咕咕

请点开↓
你好,这里洬茗/甜血
头像是芊芊宝贝的
主海底两万里/神夏/BCMF衍生cp/aph/凹凸
福华不拆,嗑all耀,时政向互攻,all金洁癖,开心嗑粮,圈地自萌
不太玩游戏
不过随时欢迎安利
是个(假)孩子厨
很喜欢评论虽然平常不怎么发东西(觉得画得太丑不好意思发/
寻找画风和尝试画男孩子中/
大概文画双修(世纪鸽手咕咕咕咕)
QQ:3538339351都是日常摸鱼和废话/

拿前2p艾比小姐挡一下【】
是昨晚的光速摸鱼别喷【】
嘘我们悄悄开个一点也不刺激的车

都是柠金!!饿的惨兮兮的孩子开始割腿肉了。
需要被投喂更多的all金粮食(星星眼

@灰败生物研究中 速摸了一下老师拟的Doris!感觉画错的地方有很多(…)老师画的太可爱了!!!!!

没错考完试的我回来存梗【够了你这已经不是梗了】【不会写的】

—你相信世界是在你苏醒的五分钟前建造完成的吗?

arthur是一个居住在银河系猎户座第四条悬臂太阳系地球上的普通人,每天浇浇花看看书再泡杯英式红茶小日子过得倒也滋润,就是自己一个人怪无聊的。他之前有个邻居,性子温温软软还会烤小饼干,和arthur很是合得来,但因为工作原因半年前调走了,他还为此失落了一段时间。

直到有一天他发现隔壁的屋子陆陆续续有工人往里面搬运家具,但就是没见过新搬进去的邻居长啥样,就连那房子也一直拉着厚重阴沉的窗帘。

命运的相遇总是必然的,但他和khan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怎么愉快——

那天arthur正在低头浇花,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连几天都没下雨,他心里一边腹诽这该死的鬼天气一边准备往回走,刚抬头就被面前的khan吓了一跳。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一直在盯着他,盯到他几乎想要立刻转身逃走,但现在的情况明显不允许,所以他只好勉勉强强露出一个微笑,结巴地对着他的新邻居说:“嗨…今天天气不错啊。”

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偏要和他作对,刚才还晴朗的天气顿时阴云密布,一幅马上就要大雨倾盆的样子。

arthur正想找个借口立马开溜,谁知khan却抓住他的手腕说:“去我家躲雨。”
arthur想说他可以去自己家的,但khan的语气实在过于强硬,他只能不情愿地半被拉拽的走过去,不过由于他们拖沓了一会时间,导致他俩多少都淋了些雨。

后面的剧情大概就是逐渐接触然后arthur觉得khan也没那么可怕,他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,甚至慢慢的有了好感,同时也对他的过去感到好奇。但khan的态度则让他手足无措——遇到危险时的条件反射,似曾相识的一幕幕,奇怪的梦境以及khan的忽冷忽热。
直到有一天危险,历史,重演,受伤,昏迷,自我保护意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arthur像往常一样醒来,他眨眨眼,觉得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被自己忘记了。
也许只是一个没有记住的梦吧,他想到。

有人想看吗,欢迎来讨论剧情啥的,没准be就变成he了呢【星星眼】
打标签是因为我不要脸

不是一个世界里的自己人设_(:з」∠)_性格差异还是挺大的

补一张小勇者,对我还没上色,是白青发挑染加十字白瞳,一个怀疑自身存在却依然保持善良坚持正义的孩子。

当我意识清醒之后,我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片平坦的荒野上。这里辽阔的惊人,偌大的平原一望无际,没有任何其他生物,如果不是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微凉的风和两旁丛生杂乱的野草,我几乎要以为这是场真实的梦境。

我拼命回忆着,还是想不起昏迷之前经历的事。我环顾四周,尝试判断出所在地的时间,天空依然是暗沉的,我甚至无法分辨此刻到底是黎明还是黄昏。

但我还是决定碰碰运气四处尝试走走,但这里实在太大了,我觉得自己仿佛在走一段往复循环的路,没有起点更不存在终点。我终于感觉到疲惫了,于是不得不停下来休息。而在我蹲下喘气准备休息一会儿的时候,我觉得身后有点动静。
真是太神奇了不是吗,我刚走过的路上居然出现了一个装扮怪异的棕发少女,她正翻着一本破旧古老且边缘泛黄的书,说实在的,我被她吓到了,她出现的太突然了,没有弄出一点声音,好像就是在我蹲下前一秒才出现在那里一样。

“你是谁?这是哪里?”

这大概是所有人遇到这种状况的第一反应了吧。

她抬起头,这时我才注意到她鲜红的眼睛和长及膝盖的头发,它们被好好地扎成两股麻花辫垂在主人的身后。

她将手中的书合上,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但语气却是不可否认的毋庸置疑。

“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“是的当然,我刚醒来就到这儿了,没人想在这里待更久的。”我太累了,不禁有些烦躁。

她笑了笑,虽然只有短短几秒。

“我同意这个观点,这些荆棘和野草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,没有丝毫的生气。不过你别担心,我会送你回去的。”
“不过…”
她突然不说话了,径直走到我身后打开一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木门。

“当你回去之后,这段记忆就会被抹去。”
“这个地方太无聊了。”
“作为报酬,请你给我讲几个故事吧,我喜欢听不同来访者的各种故事,这总能让我多少感到一点慰籍。”

当我意识清醒之后,我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片平坦的有些惊人的荒野。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,之前的记忆模糊到似乎空白,就像有人刻意将它掩盖一样。我环顾四周,这里实在是太辽阔了,如果不是我还能感受到微凉的风,我几乎要以为时间静止。我没有遇到任何一个除我之外的生物,这里没有生命存在的痕迹,到处都是杂乱的野草和荆棘,我甚至无法判断时间,我腕上的手表从我醒来之前就停止了转动,天空是暗沉沉的,似乎透着点光,我想我暂时没办法区分黎明和黄昏。

一时兴起摸了教授,这个tag是真的冷了吗